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10/10(1)

*平行世界,和他们本人一点关系没有,就是脑内妄想

**其实我之前发过了,只是不叫这个名字,后来删了,现在修修改改多写了一点又发出来了

***同人ooc是没办法避免的,欺诈师S和他的洗钱伙伴J,雷慎入

****不喜欢的话现在跑还来得及

 

 

 

 

墙角的古董座钟“咔哒、咔哒”的响着,略微厚重的金属撞击声中,时针慢慢地指向了数字12。松本润认真的擦干净最后一个玻璃杯,打开了Célébration的大门,准备迎接彻夜的狂欢,只属于夜晚的庆典。

 

提起第9区,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间名叫Célébration的酒吧,纯黑的外墙和昏黄的钠煤气灯,在高速发展的城区当中显得格格不入。

 

Célébration,庆典。松本润觉得这个名字真是再合适不过,借助着酒精、音乐和幽暗的灯光,平日里见不得人的肮脏和灰暗就会像喷发的火山一样遮天蔽日。这的确是一场庆典,属于夜晚的庆典。

 

夜晚的寒风从门缝里钻了进来,狂热世界和寂静夜晚之间沟通的虫洞被打开来。狂乱的音乐声里没有人注意到进门的男人。

 

樱井翔用黑色风衣的帽子严实地挡住了自己的脸,坐在了吧台的最边缘。好看的手指轻轻敲打着台面,松本润笑着走向他。

 

“辛苦了。”松本润顺手帮樱井翔点上烟,浓郁的薄荷味一下子扩散开来。“今天想喝什么?”

 

“龙舌兰日出。”樱井翔去下风帽对着松本润笑得明亮。

 

从一开始认识的时候,松本润就觉得樱井翔亮晶晶的眼睛像黑曜石一样。樱井翔天生就是一个应该发光的人。

 

橙黄色的酒液在飓风杯里合着冰块旋转,明亮的颜色像是墨西哥的火烧云。

 

樱井翔透过飓风杯看着专心擦杯子的松本润。

 

他的松本润就像火烧云一样,有着最明艳的色彩。

 

樱井翔喝酒喝得很慢,飓风杯见底的时候Célébration里已经只剩下他和松本润了。

 

“那么,今天的部分,开始吧。”

 

“所以看样子你是又赚了一大笔?你这样我很困扰啊。”一边点钱,松本润一边出声调侃。

 

“反正Célébration存在的意义不就是这个吗?如果我们的目标藏在密林和荆棘的背后……”

 

“Célébration就会像火凤凰一样……”

 

“踏平前面的路。”

 

最后一句话生硬而冰冷,搭配上樱井翔温柔的笑容反而让人觉得不舒服,就像是最温暖的春天里突然来的一场雪。压断抽出新芽的花草,吹出一场寒凉又盛大的樱吹雪。

 

松本润早已见怪不怪,毕竟做这一行的人,越是笑得温柔的时候,心里越是见不得人的东西。好比盛夏的阳光,越是耀眼,阴影处的罪恶越是深沉。

 

反正他也不需要多问,Célébration若是他们二人前行路上的火凤凰,他就是樱井翔的火凤凰。

 

酒杯见底的时候天已经完全亮了。松本润把钱锁进保险柜,起身关上了Célébration的大门。铜质的把手上已经出现了淡绿色的锈斑,松本润看着把手的花纹有些愣神。Célébration开了13年,他和樱井翔相识20年,搭档13年,在一起10年。有时候他会想所谓的宿命或许早已绑定了人的一生。至少他的这一生,是一定属于樱井翔了。

 

转过身的时候,松本润才发现樱井翔已经趴在吧台上睡着了,摊开的手账上认真的写着“おやずみ”。原来今天没有工作的吗?松本润笑着给樱井翔披上了外套,关掉了酒吧的灯。

 

松本润站在窗子前,清晨的日光没有那么刺眼,樱井翔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逆光的松本润。

 

这一幕美好的有些不像话,樱井翔突然觉得要不就这样安静的和松本润过完一生,忘记以前,忘记仇恨。

 

然而突然地,像是海浪一样,往事扑面而来,樱井翔的眸色暗了下来。

 

绝对不能忘记,这种事情。

 

他们本应该像贵族一样活着,而不是在嘈杂的贫民窟的边缘苟且偷生。

 

听到樱井翔起身的声音,松本润转过身来:

 

“醒了?我吵到你了吗?”

 

“没有,我睡的差不多了。”樱井翔笑笑,眼睛又变成原来那样亮晶晶的样子。

 

“其实是趴着不好睡吧,反正今天有没有工作不是吗?”松本润走回吧台接了一杯水递给樱井翔。

 

“nino说又找到了新的目标,我想还是先去看看的好。”

 

“约好时间了吗?”

 

“嗯,下午4点。”樱井翔顺手把水杯放回吧台。

 

“还有八个小时,去楼上睡一觉吧。”松本润有些担心,樱井翔已经连续三天通宵。

 

“不了吧,我还要去收集一下对方的资料,另外……”

 

“绝对不行!你给我去睡觉!”松本润皱了皱眉,推着樱井翔的肩膀向二楼走去。“和nino合作那么多年了,你还怀疑他的能力吗?”

 

松本润的这句话更像是一个肯定句。

 

这不一样。这次的目标完全不样。樱井翔这么想着。

 

最终他还是点了点头,走进了卧室。

 

确认了樱井翔睡着后,松本润叹了口气,走出Célébration。

 

原本的阳光被远处飘来的乌云渐渐挡住,吹来的风也渐渐凉了下来。

 

“要下雨了吗…………”

 

二宫和也觉得自己有松本润这个可爱的弟弟上辈子他一定拯救了地球。但是摊上这么个小恶魔一样的弟弟,自己一定是炸了银河系。

 

以上就是松本润敲开二宫和也办公室门的时候二宫和也的全部心理活动。

 

“按平时的情况,翔くん每做完一单,不是就会休息一段时间,就算有再大的单子也会后推吗?这次为什么你提前给他目标?”松本润一开口就急躁得不得了,往日冷静克己的形象全然不复。反正只有二宫看得见,克己与否就不用去管了,松本润是这么想的。

 

“所以翔ちゃん是这么跟你说的?说我又找到了新目标?”二宫和也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ねえ、J,目标其实没那么容易找,我也希望翔ちゃん可以在连续通宵之后能够好好休息。你以为这次的目标是我找到了然后告诉他的吗?”二宫轻轻叹了口气。

 

松本润突然就愣住了。

 

他从来没有仔细的问过樱井翔这方面的问题,比如目标如何确定,资料又从哪里来,nino多久提供一次目标信息,这些他从来没有问过。

 

他只在樱井翔出门时对他说路上小心,在樱井翔回家时说欢迎回来,樱井翔想喝酒了他就调,樱井翔带钱过来他就处理。

 

松本润突然就很失落。就算过了那么多年,自己也只能在这些小的方面上帮他。明面上看两个人是搭档的关系,但松本润一直在这潭肮脏的水边缘徘徊,一次都没有真正地走进去过,全凭樱井翔一个人拦着。

 

看到松本润的眼睛突然黯淡下去,二宫和也又有些于心不忍。

 

“虽然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在这件事情上多问翔ちゃん一点,我也知道你在顾忌这件事是翔ちゃん心上一生的伤疤,但我也知道,你是翔ちゃん现在唯一的慰籍了。

 

“最近翔ちゃん的速度突然开始加快,无论是寻找目标还是动手,我和笨蛋都担心他会出事……你还是劝着他点,我也会跟笨蛋说压着点节奏的。”二宫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说出来好一点还是不说好一点,可是现在他必须得说出来了,无论是对松本润好还是对樱井翔好。

 

最后他从上了锁的抽屉里找出一个黑色的文件夹递给松本润:

 

“虽然翔ちゃん提得很仓促,我们还是尽力准备好了,顺便预祝他成功。”

 

松本润深深鞠了一躬后离开了。在他决定和樱井翔一起蹚浑水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会把二宫和相叶都扯进来。如果当时二宫拒绝了他的请求的话,现在应该过着每天攒攒钱打打游戏,再和相叶斗斗嘴的日子吧,二宫一直想过的那种日子。

 

但是他们谁都没办法回头了。一边这么想着松本润一边发动车子回到Célébration。

 

回到Célébration的时候是下午两点。推开门的时候松本润闻到了咖啡的味道。

 

比起惊异樱井翔已经醒过来了这件事情,松本润更惊异樱井翔再煮咖啡这件事情。

 

看到松本润略微扭曲的表情,樱井翔笑了笑:

 

“怎么?惊异我这个会把你厨房炸掉的人居然在煮咖啡吗?”

 

松本润摇摇头。

 

樱井翔虽然会把自己的厨房给炸了,却意外能煮出很好喝的咖啡。松本润突然就想起了在那幢像城堡一样的红房子里煮咖啡的樱井翔。

 

有句话说得挺好:往昔有回忆,会把心变成坟墓。

 

现在松本润算是理解了这句话。樱井翔表面冷漠,其实他比谁都要介怀。

 

接过樱井翔递过来的咖啡的同时,松本润把二宫给的文件夹交给了他。

 

樱井翔随便翻了翻就合上了,然后他问了一个问题:

 

“まっちゃん、要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松本润愣住了。

 

他清楚的知道樱井翔从事的事业说白了其实就是金融诈骗。过去的十几年里他对此不闻不问,樱井翔也配合的不言不语。对方主动提出希望自己去看看没有摆在明面上的事情,这还是第一次。

 

“你确定吗?我去真的没有关系吗?”松本润不太确定地开口。

 

“完全没有问题啊。而且,我已经决定了,这是最后一单,结束了,我就收手。”樱井翔一边说一边揉了揉松本润微翘的前发。

 

是吗?看样子你已经找到了那个人,那个毁了我们一生的人。

 

樱井翔的嘴角还是像以前那样微微上翘,若是外人看到只会觉得这个人笑的很灿烂,很温柔。

 

但是松本润知道,这个笑容极具侵略性,就像一把锋利的刀。

 

松本润不免有些担心,但也并不是在质疑樱井翔的能力。

 

他深知即便现在的樱井翔隐忍而克制,但在樱井翔内心的深处,当年那个狂放的金发少年依旧生龙活虎。况且樱井翔一直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面对这次的目标时难免会感情用事。

 

还不是时候,为什么不再等等?就在松本润要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樱井翔轻轻把他揽在了怀里。

 

然后樱井翔就轻轻地吻上了松本润的眼睛。

 

松本润的睫毛很长,在樱井翔细密的亲吻下青青的颤动,像是夏日微风扫过的树叶。

 

干燥温暖的嘴唇慢慢地滑过松本润的眼睑,鼻梁,脸颊,最后落在他同样干燥温暖的嘴唇上。

 

然后这温柔细腻的吻就变得灼热而深刻。灼热到松本润以为自己会被烫伤。

 

樱井翔吻得很用力,他从没有这样吻过松本润,像是寄托了一生的信仰那样去吻松本润。

 

松本润紧紧攥住樱井翔酒红色的领带,努力的去回应樱井翔这个极富感情的吻。

 

沉沦在这个吻中的时间很短,松本润就被脸上的水痕给惊醒了。

 

不是自己的眼泪,是樱井翔的眼泪。

 

松本润突然就慌了,樱井翔的眼泪每掉一滴,他就觉得有什么被抽离自己一分。

 

难过的情绪不能改变任何事实。

 

不知道为什么,松本润突然想起来了两个人干的第一单生意。

 

那个时候两个人都暴躁的不得了,松本润处理账面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失误,要不是当时樱井翔想尽办法才把这个失误给弥补上,两个人的心血差点毁于一旦。

 

急躁的青年训斥了自己的搭档几句,却换来对方阴郁的目光:

 

“是觉得我是累赘吗?那我不如当时就……”

 

话还没说完樱井翔一个巴掌就扇了过来,看上去是生气实则更多是心疼。出了事之后两个人没少打过架,松本润反应也快,一偏头躲了过去。

 

“以后别这么说了。”

 

“我们早就没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了。”

 

“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T.B.C.

 

其实就是之前墨与黑发出来的全部修改版和新写的一些。

 

但它现在不叫墨与黑了。

 

10/10也许是个好名字吧,我这么觉得,有一种完整的寓意。

 

我保证不BE。

 

突然把这个发出来一是心血来潮,二是弥补一下觉得自己之前写的都是什么鬼就给锁了这件事,虽然这也是写的什么鬼。

 

希望会有小心心和有人来跟我聊天~


评论(6)
热度(40)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