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想名字什么的太累人了8.0(中)

*并还没有写完,于是可耻地分了上中下,我的脑洞不要我了

**前篇这里

**甜不过本单位也得甜

 

 

 

 

回家的路上稍微吹了点风,松本润才一进门就觉得头痛难忍。想着自己果然是三十代的人了,他一边苦笑着一边走向了洗手台。温热的水起到了舒缓神经的作用,头疼也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水珠顺着脸颊向下滴淌。三十三岁的松本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了二十岁的自己。那个时候自己还真是勇敢无畏啊。

 

二十来岁的时候松本润曾经想过要不要向樱井翔诉说自己青涩懵懂的情思。然而樱井翔毕竟聪慧过人,早在松本润开口之前,他就轻轻地推开了松本润,从自己的身边。

 

松本润有时候挺希望时间停留在自己第一次见到樱井翔那惊鸿一瞥的时候。如果自己没有成为岚的一分子,也许就真的可以好好做一个世界第一红担了,现在也不会被推开了。

 

樱井翔太过耀眼,简直到了灼伤人眼的地步。

 

被樱井翔推开的松本润从此以后就再没提到这件事了,直到几天前。

 

松本润想他们或许从骨子里就是不一样的,所以才没办法在一起。

 

又想起有吉桑打趣二人时说出的话了:“你们是不是关系不好啊?”

 

当然不是不好。就像自己当时回复的一样,这样的距离感作为成员是刚刚好的,恰如其分。可他没办法要更多。

 

像是要阻止他继续胡思乱想,手机邮件的提示音响了起来:

 

“你还好?喝那么多不难受吗?”

 

二宫和也的关心总是在合适的时间到来。

 

松本润正想着该怎么回复,提示音又响了起来,看到发件人他却愣了愣。

 

樱井翔。

 

这个点樱井翔不睡还传邮件给他就是很稀奇的事情了,松本润担心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就放弃了构思如何回二宫的邮件转而点开了樱井翔的邮件。

 

“松润要是到家了就给我回个电话吧。”一如既往礼貌的语气。

 

然后松本润认真地拨通了樱井翔的电话。“嘟——嘟——”的声音没响几下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已经到家了吗?”也许是因为连日的劳累,樱井翔的声音听起来比白天沙哑了许多。

 

“是……翔くん有什么事吗?”

 

“其实是关于演唱会的一些事,你现在方便听吗?”

 

“没事翔くん你说。”听到是关于工作的事,松本润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听着电话那头突然严肃认真起来的声音,樱井翔轻轻笑出声。沙哑的声音变成电流传过来有些失真,轻轻地刮在松本润的耳廓上。

 

“那么开门吧,也许当面和你说会说得更清楚。”

 

松本润刚想和樱井翔说天也不早了就不要出门了,实在不行明天再说也还来得及,话都堵到了嗓子眼,松本润突然一个激灵。

 

开门……吗?

 

突然地,窗子上划过了一滴接一滴的雨水,很快细小的雨珠就沾满了整面窗户。纷杂的雨声像巨浪一样淹没了松本润加快的心跳。

 

“松润?”

 

“马……马上就来。”

 

浴室到玄关的距离并不长,松本润有些慌乱地跑着往前,期间不小心撞到了沙发脚,还差一点就打翻了放在几案上的水杯。

 

他想二宫或许说对了,他的确是喝醉了,只要把所有的慌乱都推给酒精就好了。

 

但他知道这不过是麻痹自己的说辞罢了,所有的慌乱都来自门外的那个男人。樱井翔来得太突然了,今天也好,走进松本润的生命也好,他的咄咄逼人从不给松本润任何喘息的机会。

 

松本润很快替樱井翔开了门。

 

樱井翔进屋的时候松本润在他身上闻到了呛人的烟味,然后松本润轻轻地皱了皱眉。

 

樱井翔嗅了嗅自己的衣袖,略有些抱歉地笑了笑。

 

“等你回家的时候抽了会儿,闻着很难受?”

 

松本润摇摇头,他并不在意那个味道是不是很难闻,但至少有一点樱井翔说对了,闻着很难受。即便他的难受和樱井翔说的难受完全不同。

 

“来很久了?”

 

“也没有。”樱井翔没说自己从松本润出门开始就一直站在楼下了。

 

“为什么不打个电话给我?”

 

然后樱井翔就不说话了。

 

松本润也没继续追问下去,而是换了一个话题:

 

“喝什么?咖啡还是茶?”虽然这么问,松本润却在冰箱的前面停下了。

 

樱井翔知道他一定不是想倒一杯冰镇的乌龙茶出来喝,就顺着他的小心思往下说:

 

“啤酒可以吗?”

 

两个人于是一边喝酒一边商讨着几天后的演唱会。

 

樱井翔表达自己的观点的时候一如既往的条理清晰,而且他的意见颇具建设性,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的。

 

松本润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他突然想起了才出道没多久的时候,大家一边看着录像,一边讨论到深夜的事情。所以其实骨子里他们两个人是一样的,而且从来没有变过。

 

那么变了的是什么呢?他不想去想。

 

等所有的事情讨论分析得差不多了,樱井翔打算告辞了。

 

外面依旧下着很大的雨。

 

松本润看了看钟,又看了看窗外。

 

“要不留下来吧?”

 

虽然是在征求樱井翔的意见,语气里却多了点祈求的意味。

 

“好。”

 

 

 

 

 

原本樱井翔是想自己在沙发上或者打个地铺凑合一下就行了的,在听到松本润以“客房太乱了我没来得及收拾”为由拒绝了樱井翔以后,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可是松本润此刻正躺在他左侧。

 

樱井翔闭上眼,强迫自己入睡。

 

就在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樱井翔却感觉到有一片阴影落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随即又离开了。

 

松本润重新躺回枕头上开始发呆。我果然是喝醉了,他想。

 

然后他听到了樱井翔翻身面对自己,然后他迅速的也翻了个身背对樱井翔。

 

“松润,睡了吗?”

 

松本润紧张得不敢接他的话,整个后背僵直几乎和床板平行。

 

樱井翔轻轻地叹了口气。 



【一点废话】

我的手稿是在控之前打出来的

然后我机智地发现

我的脑洞好像和控接起来了(不要脸)

啊对了欢迎捉虫欢迎留言跟我玩

评论(11)
热度(57)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