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想名字什么的太累人了8.0(上)

*现实向,但是就只是脑内妄想而已

**好久不见了,长篇再等等

***700短更一发证明我还活着,尽量周末出下篇,关爱高三狗

****又不是第一次了,你们也不是不知道我文笔不好,所以不接受谈人生

 

 

 

 

 

算是为了庆祝十七周年的余韵,二宫和也久违地单独约了松本润去喝酒。都是平时经常去的店,两个人也没有太过提心吊胆,反而是在很轻松的状态下喝了很久,放松的神经轻易地就被酒精攻占了。

 

“ね、nino,我,又去说了哦,那件事。”松本润的嗓音变得有点黏黏糊糊的。

 

如同前辈所言,喝多了的松本润会变得莫名的热血,有着讲不完的话。二宫和也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松本润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上了对方亮晶晶的眼睛之后,他突然就想起了自己那个某种意义上的冤家——樱井翔。

 

然后二宫和也皱了皱眉头,刚想说点什么,却又被松本润给打断了。

 

“可是你知道他这次怎么说吗?他这次居然说:‘松润,你得是一只鸟,不受困于方寸之间。’”

 

然后他顿了顿。

 

“即便我从不想做一只鸟,也从不认为他是会困住我的方寸。”

 

接近午夜,店里却依旧人声鼎沸,有的人走了,又有新的人进来,夜色却变得更加地迷幻。松本润安静地听着,突然转过身背对着二宫和也:

 

“这么说的话,其实他只是想要我不爱他而已。在他看来那些爱本来就是多余的,是我舍弃了付诸于理想的热情被困于方寸之间,然后所有的热情就变成了爱,多余的爱。”

 

松本润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哽咽的声音,可当他转过身面对着二宫和也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却又是灿烂的笑容。

 

二宫和也想和他说也许他不应该单方面地揣度樱井翔的想法,但他也知道松本润有时候就是认死理,谁劝都是没有用的,只能等着他自己想通。

 

也许应该让他们两个人自己在这个泥潭里挣扎,自己的问题自行解决。二宫和也想,都已经十年了,他实在是不想再去掺和这件事了。

 

之后两个人都带着点心事回了家。 


评论(2)
热度(45)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