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不可言说(点梗)

*来自gn @さ这里有一口井🌸 的点梗,xgg私藏的酱酱酿酿的小书被润润发现以后

**还债的路还很长

***淳朴的老农民叹了一口气拉起了积灰的老驴车,随时可能翻车请注意

****车我先在外站挂一天,明天就请移步里站谢谢各位gn~

 

 

 

 

 

 

星期天的下午阳光很好,晃荡着就要从树叶的缝隙里滑落。松本润躺在刚刚打扫干净的木地板上,托阳光的福,地板上暖和极了。

 

樱井翔难得上一次剧,此刻正在拼命地练习着怎样才能坐在轮椅上打篮球。想着他大概挺辛苦,松本润决定去超市买点东西,然后好好的做一顿饭犒劳一下两个三十代男人疲劳的胃。

 

打扫干净的木地板难免有点滑,松本润又在地上躺了好久,此刻起不来身,就只好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往床的方向挪动,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帮他起来的借力点。

 

故事从这里就开始了。

 

松本润眼尖地发现床底下有一个纸箱子。

 

因为今天樱井翔不在家的缘故,松本润一个人要把床挪开打扫实在是困难,所以他干脆就放弃了。

 

可是以前打扫的时候也没有见过樱井翔从床底下拿出过什么东西,整理好放进箱子的资料一般又都放在书房。

 

松本•今天也是好奇宝宝一个•润,郑重地做了一个打算,他要看看那个箱子里放了些什么。

 

箱子的边角稍微有点翻起来的样子,看样子还挺经常被打开的。虽然放在床底下,但是却意外的干净,表面上一点灰尘都没有。当作周边贩卖的胶带整整齐齐地贴在封口处。

 

所以樱井翔你不帮我打扫屋子都把心思花在这种事情上了嘛?

 

找来拆信刀,松本润小心地从胶带的缝隙处打开了箱子。

 

有着淳朴外表的箱子一打开,松本润就从头到尾红了个透。

 

箱子里整整齐齐地放满了有着迷之封面的各种杂志,花花绿绿的,看起来怪扎眼的。而且不知道箱子里还放了点什么,松本润闻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甜甜的,但也不是很腻,然而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闻到过。

 

松本润颤抖着手随便翻了翻,这才看清楚了封面上是些什么。

 

清一色的,看上去,很“有吸引力”的男孩子。

 

这下子是真的脸红到无法自理了。

 

结果还是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本翻了翻,内容倒也不是很让人无法接受。就在松本润打算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收拾的时候,一张淡紫色的便签轻轻地飘了下来。

 

“说不定这个姿势挺适合まっちゃん!!!”

 

还打了三个感叹号…………樱井翔你很厉害啊。

 

那么适不适合,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松本润阴恻恻的笑了。

 

坐在轮椅上的樱井翔突然就抖了一下。外面太阳挺大,总不至于感冒了吧。他悄悄地想。

 

 

 

 

 

樱井翔回到家的时候公寓里安静极了。大概是去买东西了?他想。

 

然而就在樱井翔走到浴室门口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浴室的门打开着,他的まっちゃん一脸慵懒的坐在地板上,发丝凌乱。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衬衫套在恋人身上,只有最下方的两个扣子堪堪地系着,衣摆看似随意地刚好挡住了不可言说的地方。

 

樱井翔的大脑一下子就死机了。

 

“翔くん、おかえり~”尾音上扬,如果不是因为心情很好,那么就是小恶魔又在盘算着什么了。

 

“ただいま、刚刚洗过澡吗?”为了掩饰心里的躁动,樱井翔只好没话找话。

 

松本润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笑了笑,伸出手:

 

“坐了太久,翔くん拉我一下。”

 

松本润的手心很温暖,还有浅浅的水痕。樱井翔的心跳陡然地加快。剧烈的心跳随着指尖的血管传到了松本润的手心里。

 

松本润的心跳也很快,但是和樱井翔的心跳掺杂在一起,对方并没有察觉到。

 

“我给翔くん准备了礼物哦~”松本润笑着牵着樱井翔就往卧室走。

 

衬衫的下摆刚刚好挡住了松本润身后的风景,看得樱井翔心猿意马。

 

卧室里灯光有点暗,樱井翔适应了一阵才看清楚松本润所谓的礼物指的是什么。

 

自己收集了很久的迷之杂志居然被松本润统统翻了出来,还整整齐齐地码在床上,空气里氤氲着一股甜甜的味道。樱井翔一边头痛一边思考,才加固过的防水地板不知道有没有给自己留下一条可以钻进去的缝。

 

樱井翔眯了眯眼睛,突然想起了那股香味的来源,然后笑了。

 

松本润丝毫没有意识到樱井翔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毫无顾虑的盘腿坐在床沿:

 

“翔くん不打算解释点什么吗?”

 

既然你想听,那就解释给你听好了。樱井翔眼神暗了暗。

 

 

 

里站,密码见简介

 

 

 

 

 

 

 

 

 

 

 

 

 

接近深夜松本润醒了过来,就看到樱井翔就着床头灯在看剧本。

 

“醒了?有没有不舒服?”

 

松本润摇了摇头,又看到了地上散乱的杂志。

 

“樱井翔你还没解释呢!”松本润气急。

 

“我可已经解释过了,并不介意再解释一遍。”说着就又靠近松本润,作势要去扯他的衣领。

 

不用了谢谢。一边这么想,松本润一边往被子里缩:

 

“晚安。你看剧本不要太晚。

 

“嗯,晚安。”

 

 

 

THE END

 

是我。

因为不会用evernote,所以用了度盘,要是翻了你们记得告诉我。

第一次开车好哈子卡西。

基本在打擦边球。

求不嫌弃。

要是你们不嫌弃,我抽空认真修一修我的破车。

以上。

谢谢每一个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13)
热度(103)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