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如果我的思念能够化作彩虹

*现实向
**提前的生贺,祝我们的松本先生33岁生日快乐!💜💜💜💜💜
***讲道理题目和文没什么关系





在更年轻一些的时候,樱井翔曾经有一次机会,可以和松本润共度一生的。

但是他亲手推开了这个机会。

大概两个人的孽缘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那个时候松本润站在高高的台阶上,能那么无所顾忌的说自己最喜欢的人是翔くん。那个时候松本润明媚的笑容像是能灼伤一切的太阳一样。

“是喜欢吗?还是爱呢?”当时的樱井翔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只知道自己的心莫名地跳的很快。

“这又有些不同了。”松本润还是笑着。

樱井翔突然觉得火大。十多岁的年纪最讨厌含糊不清的话语,他想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越是含糊的话语越让人觉得是敷衍。

所以你也没有多喜欢我啊,如果连这样的问题都回答不了的话。樱井翔想。



然后大概是二十岁左右吧,樱井翔能一直记得那个冬天。

那天东京下雪了,洁白的雪花大朵大朵的往下飞。

松本润窝在樱井翔的公寓里,手上紧紧的握着装着热可可的马克杯。

“翔くん、你有没有想过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没有,你想过吗?”

“想过啊!”松本润突然来了精神,一个激灵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我想我们五个以后一定会很红!我们一定能给别人带来幸福!以后我想和翔くん一起生活!我们养一只猫,养一条狗!再种几盆花!”

松本润的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全世界都在他的眼睛里。

樱井翔怎么也想不起来当时的自己究竟对松本润说了什么,只记得那双闪闪发亮的眼睛一点一点失去了光辉,又像洗的次数太多的T恤衫,一点一点的掉色。

至少除了和我有关的愿望他都实现了。




那之后樱井翔在窗台养了一盆柳穿鱼。

这种植物从3月份开始会开出小小的、紫色的花,一直开到7月份。

まっちゃん说想和我一起养花来着。

后来有一次相叶来找他玩,看到了窗台上的花。

“翔ちゃん知道柳穿鱼的花语吗?”

“我知道。”

意识到这是爱。

不断长大的过程中,樱井翔早就明白了松本润所谓的不一样指的是什么。

无论喜欢也好,爱也好,都无法描述的,大概是我明知道爱上你不被允许,我也给不了你想要的家,可是我就是想试一试,试着用比爱还要深刻的感情和借口,留在你身边。

只是在那天松本润向自己描述了他想要的未来,又被樱井翔不知道说了什么而伤到以后,两个人之间像是有了一层厚厚的墙,除了他们自己谁都看不到。

后来出外景去大雪谷的时候,樱井翔突然就想起了这个时候。

外面的世界全是阳光,我却留在那样的雪谷里。

樱井翔的柳穿鱼也没能养很久,又是一年大雪纷飞的时候那小小的植物究竟是没有能够熬过去。

樱井翔没有把花盆丢掉,那个空荡荡的花盆就留在了窗台上,插着那个写着植物名字的小木牌。



进入三十岁的樱井翔又成熟了不少,他还是那个贩卖梦想的樱井翔,但比二十岁的自己要更爱松本润。

满腔的爱意就要溢出来。

而且樱井翔要说出来。

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爱松本润的时候,他突然懂了松本润一直以来的隐忍。

伤心吗?

当然是伤心的。

撒哈拉沙漠的深处,沙原在移动的时候会发出响声,那是只有沙原自己才能听到的,悲伤的鸣唱。因为没有人会在那里久留。而且那悲伤的歌声是要牺牲自己才能唱出来的。

樱井翔听到了松本润的心里响起了这样的悲歌,并且与之产生了共鸣。

那么这一次换我说爱你好了。

他开始主动的约松本润喝酒。

起初松本润只是觉得莫名,却也没有拒绝。

喝的次数多了松本润也开始反过来约樱井翔。

他心上的锁被撬开了。



终于有一次,松本润喝得迷迷糊糊的,问了樱井翔一个问题:

“翔くん那一次,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

“哪一次?”樱井翔多多少少也有点醉了。

“就那一次……我说想和你在一起那一次,冷战前的那一次。”

说了什么来着?樱井翔还是想不起来。松本润那个悲伤的形象未免太过鲜明,像一把血淋淋的刀钉在心口。

“说什么「反正我不值得你爱,你也最好不要爱我」,不过倒是挺有那个时候的翔くん的风格的。酷酷的。”

想起来了。

“反正我不值得你爱,你也最好不要爱我。”

二十多岁的樱井翔说了这样过分的话。

不知道是酒喝的有点多了还是想起过去的伤心事,松本润的眼睛红红的。

樱井翔心里酸酸的,有什么又要不受他掌控的丢掉。

然后他俯身认真的吻了松本润。

那个吻轻轻的,可是很认真,绵绵密密的,像东京那年的那场雪。

然后他说:

“人的一生会说错很多话,做错很多事。”

“大部分的人没能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没能去改正。”

“然后他们错失了生命里最重要的东西。”

“我很抱歉当年说了这样的话。”

“它几乎让我失去最珍贵的你。”

“十年能改变很多的事情,二十年对我来说已经可以积淀一生中最重要的人和事。”

“是你。”

“从头到尾都是你。”

“如果三十代的樱井翔问三十代的松本润,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他们买一栋红房顶的房子,养一只猫、一条狗,一起照看小松树和小樱花,三十代的松本润会原谅他过去的错误,和他在一起吗?”

松本润没有说话。

很长很长的寂静过去之后,松本润说话了。

“愿意。”

然后是。

“愿意愿意愿意……”

和一个拥抱。




松本润三十三岁生日之前,樱井翔说了这么一番话:

“那个时候多想拉住你的手,可是没有勇气。”

“我就想,要是我的思念能化作彩虹就好了。”

“那样你就知道我有多想你。”

我知道的,东京的天空早已被彩虹填满了,你思念化作的彩虹。

THE END
是我。
这就是生贺了!
再一次提前祝我们的润润生日快乐!

然后说说我自己的事。
还有一周要开学了,下一周还会继续更新,不过哪天更就看缘分了。
开学了可能就周更或者月更。
我已经做好了不更新的日子里掉粉的准备了。
总之谢谢你们能在整个八月一直爱我!
顺便,文题来自我团的歌《君が笑えるように》,文末简直是强行点题。
以上
我知道你们还是爱我的所以看我想要小心心和评论的眼睛。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94)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