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舞驾二五】连舞驾我都想不出名字4.0

*这几天的套路你们玩的开心不

**今天不闹了,从头甜到尾

***基本上年龄操作,20代x10代

****十一点还有拼字,说不定凌晨再更一次(也不一定)

 

 

 

 

 

15岁的时候,舞驾五郎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作心动。

 

情人节的前一天二郎来接自己放学。还没有到春天,偶尔还是会吹来寒风,但天边橙红色的夕阳还是让人觉得好温暖。

 

五郎走出校门的时候,二郎正背对着他。金色的阳光给二郎镶了一层好看的边。

 

直到后来五郎都记得,空气里弥漫的巧克力的甜香,街角花店玫瑰的芬芳,刚炸好的可乐饼发出“滋滋”的声响,阳光落在肩膀上的重量,还有自己叫了二郎以后,对方转身暖暖的微笑。

 

“今天辛苦了。”二郎顺手接过五郎的包,笑着揉了揉正在长个子的少年软软的头毛。

 

“想吃什么?今天一郎不在家,二哥带你出去吃好吃的!”那个时候的二郎刚刚工作没多久,作为舞驾家最闷骚的一个弟控,总是暗搓搓的花式宠自己的弟弟。

 

“明明就是自己不会做饭嘛。”五郎小声的吐槽了一句,心里却还是暖暖的,有什么雀跃着就要飞出来。

 

听到这句话二郎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尖。

 

后来两个人一起去惠比寿吃了牛排,虽然是很奇怪的吃法,但是淋上柠檬汁的牛排送到嘴里的时候,五郎想天堂大概也就是这个样子了吧。

 

白天的时候生田悄悄从隔壁班跑来找自己,一脸愤愤不平的样子:

 

“我跟你说,我找了好多人打听,果不其然,今年全年级女生的巧克力差不多有四分之三要到你这里来。”末了还吐了吐舌头。

 

巧克力啊。

 

从初中开始就这个样子,每到情人节五郎的课桌和储物柜就几乎要被巧克力淹没。然后五郎就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

 

“二郎哥哥,念书的时候有收到很多巧克力吗?”

 

“还好吧。收是有收到,但是肯定没有我们五郎这么受欢迎就是了。”

 

五郎撇撇嘴,那就是有收到了,看二郎哥哥的样子其实心里在暗爽吧。

 

“那现在呢?现在还有收到吗?”

 

“你二郎哥哥好歹也是个成年人了,才不喜欢这种小孩子的把戏呢。”然后捏了捏五郎的鼻子。

 

回家的路上风更凉了些,五郎好像也没刚刚那么开心了,二郎想。

 

才到家没多久五郎就躲进了厨房,没一会儿巧克力的香味就充满了整个家。

 

被舞驾家规勒令禁止进入厨房的二郎眼巴巴的在厨房门口看着到处忙活的五郎,终于没有忍住开口问道:

 

“五郎是要做巧克力吗?”

 

“你这不是看得出来?二郎哥哥是不是最近眼睛不太好?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

 

唔,被S了,二郎想。你的二郎哥哥在职场上叱咤风云,要是被人知道在家里被小了自己十岁的弟弟S,啊,我的光辉形象,二郎又想。

 

“那,有没有哥哥的分啊。”二郎继续眼巴巴的看着,像极了被人抢走瓜子的仓鼠。

 

“有哦。”五郎转过头来笑。

 

还没来得及感叹弟弟是天使。

 

“家族巧克力,家族巧克力哦!”

 

弟弟是恶魔。舞架二郎25年的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想哭。

 

整理完厨房已经将近十一点,平时的二郎一定困得不省人事,但他现在睡不着。

 

餐桌上放着五盒巧克力。舞驾家五个人,但是肯定不会有人在情人节给自己送巧克力的吧。高材生舞驾二郎这么推理。

 

而且摆明了就可以看出来,像条鱼一样的肯定是给一郎的,那个很明显故意做成盗版面包超人的一定是自己的,兔子头是三郎的,游戏机手柄是四郎的,最后那个扎眼的爱心………………

 

“五郎啊,最近……情人节不应该是女孩子送巧克力吗?”语重心长的二郎表示是不是我老了不太懂你们年轻人了。

 

“这是逆巧克力啦,男生送出的哟,二郎哥哥果然老了。”

 

然后二郎就心痛的失眠了。

 

 

 

 

 

 

 

 

 

情人节的下午四点,舞驾二郎站在了一家巧克力店里。

 

反正有逆巧克力不是?我不会做还不能买吗?二郎这么安慰自己。

 

那么什么比较好呢?蓝莓?榛子?还是摩卡?

 

陷入沉思的二郎突然意识到,好像平时只有五郎会这么留心兄弟们的喜好啊。自己果然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

 

结果还是选了最普通的牛奶巧克力,八块,心形,整整齐齐地码在盒子里。

 

如果五郎会喜欢就好了。

 

“先生要不要写一张贺卡呢?”店员突然的提问点醒了二郎。没错我要告诉五郎,这是逆巧克力不是家族巧克力。

 

 

 

 

 

 

惯例的去接了五郎放学,二郎的心却砰砰跳个不停。

 

“今天也有收到很多巧克力吗?”二郎开始没话找话。

 

“嗯,不过大部分我都分给别人了,反正一个人也吃不掉。”

 

“啊,那那些女孩子岂不是很伤心啊。”

 

“才不会啦,她们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和她们当中的谁交往。”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啊,那个人还是我最亲爱的哥哥。后面这一句五郎没有说出来。

 

晚上收到来自自家亲爱的弟弟的巧克力的各位哥哥表示自己的弟弟真是小天使。

 

只有二郎自己心里不太舒服。看吧,昨天那个心形的巧克力,就是给了不知道谁家的女生。好嫉妒啊。

 

二郎想,算了,喜欢上弟弟无论如何都是自己不对吧,还要期待什么呢?

 

就打算带着这份遗憾和嫉妒入睡了。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二郎才突然想起来,自己给五郎买了巧克力。

 

慌忙的从包里找出那个紫色的盒子,还有那张心形的卡片,急急忙忙走出了房间。

 

正巧遇上了也走出自己房间的五郎。

 

五郎的手上拿着一个无比眼熟的盒子,正是昨天装那块逆巧克力的盒子,那条红色的丝带二郎记得清清楚楚。

 

五郎也没想到会在这个点遇上二郎,他本来只想把巧克力放在二郎门口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

 

“那个……”

 

“那个……”

 

啊,好尴尬,一起说出来了。二郎想。

 

“本来是想送给别人的,结果忘记了,就便宜你个吃货了。”五郎一边说一边往回跑,留给二郎一片粉红色的后颈和耳朵。

 

“等一下。”

 

“我也有哦,送给五郎的巧克力。”

 

“自己做的?会不会被毒死啊?”

 

“才不是!我买的好不好!这家巧克力很贵的!人家可是从法国回来的!”二郎也红了脸。

 

然后两个人就各自拿着对方的巧克力回到房间。

 

“给我亲爱的五郎:

听说五郎要给别人送巧克力呢。

突然就好吃醋。

好想以后我的五郎宝贝只属于我呢。

要不要和我交往看看?                                                                    二郎”

 

“笨蛋二郎:

就这么看不出来我喜欢你嘛!

巧克力至始至终就是为了你才做的啊!

才不是要和你交往!                                                                       五郎”

 

THE END

 

是我。

改了名字换了头像,不过就凭文的名字我觉得你们能够认出我。(喂

明明不是情人节居然还吃巧克力,我的罪过。

安利一下,德芙摩卡的巧克力炒鸡好次!(重点不对

甜甜的舞驾,吃得开心!


厚着脸皮(你们知道我要什么的对不对(不知道当心我哭给你们看哦(知道的都是小天使!

谢谢每一个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10)
热度(94)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