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都说了我不会起名字3.0

*现实向

**又是我,就像题目说的

***吃糖,今天没力气,拿不起刀

****没有谈人生一说

 

 

 

 

 

松本润又做了那个梦。仅仅是回想都会让人感到绝望的一个梦。

 

樱井翔在一片浓浓的黑雾里,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樱井翔看自己的眼神没来由的让松本润觉得心慌,所以他拼命地向着樱井翔的方向往前跑。可跑得越快,樱井翔就离自己越远。松本润向前一步,樱井翔便向后三步。最后消失在死气沉沉的黑雾深处。

 

松本润绝望得想要尖叫,然后就会从梦里醒过来。

 

挂钟的时针指着数字3,空调发出细小的“嗡嗡”声,房间里还留着睡前熄灭的香薰蜡烛的气味,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在地板上画出一条细细的线。

 

因为那个糟糕透顶的梦,松本润完全没有了睡意,甚至都没有力气去发泄自己的起床气。

 

突然就想起了小的时候曾经在半夜里给樱井翔打电话。对方明明困得不得了,语气也好不到哪里去,可是还是那么温柔。应该是温柔吧。松本润想,那么温柔的陪自己讲电话,听自己平淡无奇的生活。

 

忘记了当时说了什么,电话那头的樱井翔突然笑出声来。低沉嘶哑的笑声,如同樱井翔疲惫的具象化,但是松本润还是觉得好快乐。

 

樱井翔的笑容就好像穿过电话线一样,那么真切的在自己眼前,像是冬日里最温暖的太阳。

 

马上就要三十三岁的松本润苦笑着屈膝坐在床边,把脸埋进了膝盖之间的缝隙里。

 

当年的自己还真是勇敢。能那么勇敢的表达自己的爱。松本润自嘲着。但是必要的隐忍和克制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和尴尬,马上就要进入三十代后半的松本润又这么自我安慰着。

 

视线停留在了床头柜的手机上。

 

要不要再试一次呢,试着再勇敢一次。

 

松本润抓着手机的手在轻轻地颤抖着,找到了那个在通讯录里顺位第一的名字。

 

耳边好像传来微风的声音,还有林海涛涛的声音。好像当时合宿的时候也听到了,就在自己快要爬到樱井翔的床上的时候。

 

听筒处“嘟——嘟——”的长尾音把时间也拉得漫长,松本润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喂?松润?”突然就从听筒里传来了朝思暮想的那个声音。

 

和当年一样,低沉、沙哑,简直要了松本润的命。

 

可就在下一秒,他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手机丢到了床的另一头。

 

结果自己还是胆小了呢。松本润的眼睛酸酸的,然后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

 

好奇怪啊。科学研究不是证明了人的眼睛其实不会感受到温度的吗?松本润就要开始怀疑科学了。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光大亮。

 

松本润深吸了一口才有勇气去看自己的手机。可是没有任何的未接来电和未读的简讯。

 

喉头有点发紧,眼睛又开始变得滚烫。

 

醒醒吧松本润,你是成年人,对方也是成年人,互相又不是恋人的关系,又是自己大半夜没事的打扰对方,还想奢求些什么?

 

 

 

 

当天的工作排在午后,樱井翔走进乐屋的时候刻意的看了松本润一眼。

 

对方不知道为什么昨天半夜突然打电话给自己,接通了却又慌忙的挂断了。樱井翔有点担心。

 

终于等到四下无人的时候小心地走到松本润身边:

 

“松润?昨天晚上还好吗?”

 

说罢又想伸手像小时候那样揉揉他的头发,却在还差一点的时候收住了手。

 

只是突然想起松本润说的要保持距离了。樱井翔叹了口气。

 

“没事。不小心按到了,那么晚了还吵到翔くん真是不好意思。”松本润下意识的偏了偏头。

 

樱井翔皱了皱眉,松本润天生皮肤白,眼眶底下的乌青哪怕是厚厚的粉底都遮不住,所以在这件事上,松本润说谎了。

 

不是不小心按到电话,一定是想到了什么。

 

樱井翔突然就很不甘心,用力地拽住了松本润的手腕:

 

“肯定有什么对不对?说给我听好不好?”樱井翔握着松本润手腕的之间愈发用力。

 

“如果我说了,翔くん会讨厌我的。”松本润还是低着头,大概是手被拽得有点疼,他开始轻微的挣扎。

 

“我向你保证好吗?一定不会讨厌你。”

 

长久的沉默之后,松本润终于开口。

 

“翔くん大概从来都不知道吧。”

 

“我那么刻意的和你保持距离,只是突然发现了自己喜欢你而已。”

 

“不希望给你带来麻烦,不希望让你感到困扰。”

 

“努力的想要和翔くん并肩而立。”

 

“如果不能在一起的话。”

 

樱井翔突然感到莫名的心痛。他不知道松本润究竟赋予了怎样强大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在对自己的爱上。

 

这份爱已经变得那么沉重。

 

松本润抬起头,看向樱井翔。然后梦里的绝望感又爬上了自己的心头。

 

那是和梦里一样的表情,一样淡漠的眼神。樱井翔的周身仿佛笼罩了一层淡淡的黑雾。

 

果然是讨厌自己了,在怎样的保证,也就只是说说而已。松本润想。

 

 

 

 

 

 

 
















 

 

“まっちゃん?まっちゃん?”

 

松本润从睡梦里醒过来的时候就听到樱井翔不停地喊自己。

 

夏天正好的阳光从玻璃窗里投射到地板上,落了一地的温暖。

 

“まっちゃん你睡得好好的,突然就开始哭,吓了我一大跳。”樱井翔轻轻地把松本润搂进怀里,帮他按摩着太阳穴。

 

松本润什么都没说,用力地抱紧了樱井翔。他才不要承认自己做了噩梦,梦到樱井翔不要自己了,不对,压根儿就不爱自己。

 

“翔くん、你爱我吗?”还是问了出口

 

樱井翔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松本润轻轻地说:

 

“翔くん、我爱你哦。特别特别的爱。”

 

松本润光洁的背就这么暴露在空气里,明显的红痕就像是开在雪地里的玫瑰,在金灿灿的阳光下绚烂而又旖旎。

 

(某个仓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因为昨晚做太多了又内O了惹我们まっちゃん伤心了。(不是)

 

THE END

 

又是我,最近爆肝真的好厉害啊。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都看都懂了,反正就是xgg喊まっちゃん之前都是润宝在某人过度之后做的噩梦。

有了噩梦才知道我有多爱你是不(不是)。

开了一个舞架的脑洞,要是明天精神好就给它写出来。

特别想赖皮的把这几天更的脑洞随便拿一个出来当作生贺,好啦不会的会认真想生贺的。(大不了开车)(不是)

最近老有一个失恋的家伙来找我谈人生,我被他传染的精神都有点不正常了…………

以上

反正都那么多次了你们也知道我脸皮厚了,求小心心小蓝手和评论哦~

爱你们~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9)
热度(83)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