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就是个没有名字的脑洞

*一发完
**现实向
***不接受谈人生





夏日的夜晚不出意外的让人难以入眠。特别是在电力系统罢工的时候。

就在樱井翔拿起那半罐啤酒的时候,就那么一瞬间的事情,整栋公寓楼陷入黑暗。只有手机的屏幕亮着白光。

“你就那么执着的要分开吗?”是nino的简讯。

樱井翔看到这句话点亮了屏幕,又看着屏幕暗了下去,最后扯了扯嘴角,在黑暗里露出一个像是要哭出来的笑。

我也很想问自己这个问题。樱井翔默默想。

摸了摸嘴角,指尖因为冰凉的啤酒罐的缘故,也变得凉凉的,就像松本润的手指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樱井翔看到松本润轻轻点了点自己的嘴角,似笑非笑地说:

“翔くん、你是不是又偷吃了我放在冰箱里的慕斯?嘴角有巧克力碎屑哦!”

然后他还看到,松本润慢慢地凑上前,舔掉了他嘴角的巧克力碎屑。

最后是夏日燥热的风把樱井翔从幻想里给叫醒的。

啤酒的温度已经升高到了室温,喝一口下去温温的,反而让人心生烦躁。

就像一个星期以前松本润和自己说的话一样。

不久前,自己的大亲友妻夫木くん结了婚,再然后就是荣仓。当时nino还开玩笑说,终于到我们这代人了啊。

说实话,他们结婚樱井翔是绝对开心并且报以真正的祝福的。但是当这件事情终于围绕着自己开始打转的时候,樱井翔显然没那么开心。

契机不过是一座香槟塔。

那天大家都挺开心,第二天樱井翔没有工作,多多少少喝的有点多,而因为要开车,松本润是滴酒未沾。

回到公寓的时候,松本润把已经有点不太清醒的樱井翔扶到沙发上,然后倒了一杯乌龙茶给他说是醒醒酒。

就在这个时候,樱井翔突然说了一句:

“无论多少次都觉得香槟塔很好看啊,我结婚的时候也想有一个。”

松本润本想把这句话当作樱井翔喝多了的呓语,但他发现自己做不到。

因为当他对上樱井翔的目光时,樱井翔的眼睛闪闪发亮,就像是藏着银河一样。

也就是说他现在是清醒的。

松本润没有去接樱井翔的话,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松本润只是低着头,长得有些长了的刘海轻轻的盖在眼睑上,和他长长的睫毛一起,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而他的眼睛就藏在这片阴影里面。

他的手依然抬着,握着那杯给樱井翔解酒的乌龙茶。

玻璃杯上有水珠慢慢地往下滑,滴在地毯上留下了一个个深色的印子,然后那些印子又慢慢地消失。

在松本润正打算说些什么再抬头的时候,却看到樱井翔已经睡着了。

松本润也不好得在说些什么,想尽办法把樱井翔弄到卧室的床上之后又回到了客厅。

松本润也不想让自己想太多,但是就目前来看,他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

樱井翔期望着一个有香槟塔的婚礼,香槟塔或许不是重点,但婚礼绝对是。可这恰恰是松本润能为樱井翔做得众多事情之外不多的事之一。

或许樱井翔已经厌倦了,从20代到现在30代前半十多年的交往。松本润这么想着。他们不能一辈子就这么耗着,大家都需要安定下来,或许还需要一个家。

一个樱井翔是爸爸,有一个能够照顾他生活起居、会做很棒的料理、能叮嘱他好好休息的妻子做妈妈的家。

说不定翔くん以后会有一个像他一样帅气的儿子,会有一个美丽的小公主,和他有一样圆圆的眼睛,心形的嘴唇。

松本润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泪就这么悄悄的落了下来,小声的抽泣在漆黑的客厅里异常的明显。

樱井翔其实在松本润关上房门的时候就醒了,但就在他打算打开门的时候,听见了松本润小小的抽泣声。

樱井翔不知道松本润在难过些什么,可是听着松本润抽泣的声音,他突然间也很难过。

两个人一夜无眠,看着东京塔的灯光熄灭,街道上的车越来越少,然后太阳慢慢地升起。

如果不是吃早饭的时候看见松本润微红的眼角,樱井翔几乎要以为昨晚只是一场梦。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收拾完桌面,松本润呆呆的看着水流顺着排水口打着转的流走。

他的背影看起来好忧伤,樱井翔从背后轻轻抱住了他,用下巴抵着他的肩膀。

正要说点什么来安慰对方时,却听见对方说:

“要不……我们先分开一段时间吧……”

“翔くん已经变成立派的大人了,我也不是当年那个小孩子了,或许我们应该分开一段时间,想想过去,想想未来。”

然后樱井翔就看着松本润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整理好的行李箱,把钥匙整齐的放在玄关,离开了这个家。

想到这里樱井翔更加烦躁。

那天松本润自己一个人到底想了些什么,在喝醉了以后就全部告诉了二宫,之后二宫又趁着松本润不在的时候把原话告诉了樱井翔。

听到这些樱井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狠狠地抽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和二宫说些什么,松本润就回来了,樱井翔只好摇摇头坐下。

然后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樱井翔把那罐已经带着自己体温的啤酒给倒了,捏扁了那个罐子。他觉得自己需要做点什么事情来分散一下注意力。

这么想着他找出自己的行李箱,开始收拾自己要带去里约的行李。

收到最后发现自己有一条领带怎么都找不到了,虽然有别的可以用,但樱井翔觉得那条领带意义非凡。

那条两个人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松本润送给自己的礼物。

对外他从来只说是自己买的,私下里却珍惜的当作宝物一样。

仔细想想应该是松本润收拾东西的时候顺手收了,毕竟是他的审美标准。于是樱井翔传了一条简讯给松本润:

“我的领带是不是在你那里?”

回复的很快:

“抱歉,可能是之前收错了。你在哪?我现在给你送过来吧。”

“在家。”

“哪个家?你的公寓还是本家?”

“我们的家。”

后来松本润就没有再回复。

就在樱井翔忐忑不安的时候,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对啊。松本润走的时候把钥匙留下来了呢。樱井翔想。

他开门看到松本润提着一个小小的纸袋。

松本润没有要进来坐坐的意思,只是固执地把纸袋提到肩膀的高度,等着樱井翔来接。

樱井翔突然就觉得这大概是他现在唯一能把握住的机会了。

然后他用力的抱住了松本润。

“对不起。没有把话说清楚。”

“我想要的,不是一个有香槟塔的婚礼。而是一个有香槟塔,和你的婚礼。”

“说什么能照顾我生活起居、会做好吃的料理、能叮嘱我好好休息的人,那个人在我看来,世间只有一个。”

“就是我的まっちゃん啊。”

松本润慢慢放下了提着袋子的手,把袋子丢到了玄关的木地板上,用力的回抱樱井翔:

“ただいま。”

“お帰り。”




小剧场
J:说起来,你怎么知道我希望你的妻子是什么样的?
S:(自动脑补了一下被nino狠狠瞪了一眼并且被勒索的画面)さぁ、谁知道呢?

THE END

依旧是废话。
说实话小润内心那一段关于xgg妻儿的独白是我内心真实所想啊……写的时候我怪难过的。
依旧,写了不明所以的东西出来。
至于其他的坑?我不知道呢……(摊手)
厚着脸皮求小心心评论和小蓝手~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2)
热度(161)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