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夏虫不可语冰

*现实向

**我又拖文了真是不好意思

***最近发生好多事,写不出甜文

****这篇文的宗旨就是看看就好,不要往心里去

 *****不睡党的福利(并没有人期待


 

 

 

 

『始』

夏季的东京夜晚,海风潮湿又粘腻,厚重的乌云在天空中漂浮,让人有莫名的压抑感。

 

樱井翔坐在自己的公寓里。他没有开灯。

 

背靠着沙发坐在木地板上,面前是两三个已经见底的啤酒罐。

 

这样的天气很容易就让人烦躁起来,一旦烦躁起来,樱井翔就会一个人开始胡思乱想。

 

会开始想松本润。

 

二人相识于年少之时。彼时的樱井翔活泼开朗,带着只属于青春的躁动气息。而那时的松本润还是一个软萌的小包子。

 

“比世界上的任何人都要喜欢翔くん!”这种话当年的松本润可以如此轻易的说出口。

 

樱井翔盯着啤酒罐出神。

 

别人都觉得是松本润在对自己表达出狂热的爱,但是只有樱井翔自己知道,沉沦在这份粘腻的温柔里的人,从来都只有他自己而已。

 

偶尔一次接喝醉的松本润回家时,樱井翔曾小心的问过松本润是不是有一点点喜欢自己。

 

“我很憧憬翔くん,但是不是love。”

 

这个答案足够樱井翔在深渊里住一辈子。也是,妄想着那一份感情是love的,大概只有执迷不悟的自己。

 

樱井翔把手上那个也空了的啤酒罐放在了地板上。

 

从前开始就是这样,即便现在的樱井翔已经变得沉稳而冷静,但他的骨子里依旧是当年那个离家出走染了黄毛的家伙。那个少年就像炽热的太阳。

 

而松本润的克己,就像是12月份大雪纷飞的黑海上的浮冰。

 

樱井翔以前听前辈讲过一句中国的古话:夏虫不可语冰。他想,的确是这个样子,自己是夏虫,松本润是冰,从一开始,他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途』

二宫和也一脸担心的看着醉倒在自己家沙发上的松本润。和从前一样,这个人喝起酒来就不想回家了。

 

从卧室找了床被子给松本润盖上,二宫和也觉得自己再这么弟控下去也不是办法,根本就管不了自己的弟弟,于是摸出手机给樱井翔发了一条line。

 

「翔ちゃん、J又在我这里睡着了,要不,你来接下他?」

 

「…………」

 

「我现在过来。」

 

樱井翔走进二宫家的客厅时,二宫和也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

 

“怎么你也喝了很多的样子,你早说我就不让你过来了。”二宫皱眉,虽然他知道面前的主播先生肯定没有酒驾,但如果让沙发上扭成蝴蝶结的这个人知道了,肯定又要面对克己处女座的冷暴力了。

 

弟控拒绝冷暴力。

 

“没喝很多,まっちゃん比较重要。我打车送他回去吧。”樱井翔轻轻捞起沙发里的人。和二宫道谢后就打算离开。

 

“翔ちゃん!”二宫突然叫住了已经推开门的樱井翔。“找个时间和J说清楚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我会的。”然后樱井翔就带着已经熟睡的松本润消失在夜色里。

 

路上樱井翔一直在想二宫和也说的话。末了他笑了笑,那个夏虫的理论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都说了是注定的。

 

 

『末』

第二天松本润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明明记得昨天是和nino喝酒来着……

 

或许是nino送我回来的吧……不对,应该,是翔くん才对,又不是第一次了。

 

其实松本润多多少少察觉到了,樱井翔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怀又不是毫无理由的,但如果是因为团员的身份的话,或许又做得太过了。

 

那天樱井翔问自己是不是有一点点喜欢他的时候,松本润还没有醉得那么厉害。

 

但是他还是这么说了:“我很憧憬翔くん,但是不是love。”

 

松本润一度觉得说出这句话的自己未免太过讽刺。明明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喜欢着的,不,应该是爱着的,但是他没办法说出来。

 

身份只是牵强的说辞而已,松本润清楚,不过是因为自己胆小罢了。

 

就当作这一切,是上天的试炼好了。

 

如果这么想,就算是冷淡的拒绝了对方的表白,心里大概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终』

第二天的节目收录结束后,樱井翔找了个空当约松本润一起喝酒。本来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的,没想到对方却答应了。

 

两个人没有去居酒屋,而是去了樱井翔的家。

 

和那天一样,樱井翔没有开灯,两个人靠着沙发席地而坐。

 

酒过三巡,樱井翔又开始盯着窗外出神。即便接近深夜,东京的街道依旧繁华,红色的车灯像流水一样,却在樱井翔的眼睛里渐渐模糊了。

 

松本润只是静静地喝着酒,看着厚重的乌云一点点地向前飘。

 

略微醉了的樱井翔小声地说着:

 

“まっちゃん,为什么要拒绝我呢,哪怕一点点,我希望能有一点点,你可以选择依赖我。”

 

樱井翔的声音带着很浓烈的情绪,粘粘的就像潮湿的海风。

 

松本润长久的静默,在这静默之间,暴雨侵盆。

 

樱井翔却接着自顾自地说着,给松本润讲了那个夏虫的故事。

 

想让你知道,我不想做夏虫,也不想让你做冰。

 

 

『续』

第二天樱井翔醒过来的时候,松本润已经离开了。

 

温柔如他为樱井翔准备好了醒酒汤和早饭。

 

白色的碗下面压着一张纸条,樱井翔轻轻把它拿了起来。

 

“下一辈子,你不做夏虫,我不做冰。你做一棵樱花,我做一棵松树。我看着你开花,你看着我覆雪,比肩而生。”

 

忽然一滴水晕开了黑色的字。

 

THE END

 

 

好久不见是我,我又来讲废话了。

最近心情不太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

突然一口甜文都吃不进去了,自己也写不出来,然后就写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虐不虐我不知道,反正绝对不甜就是了(耸肩)。

总而言之接收谈人生,但是不要打我。

我们下一篇文再见~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57)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