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The Phoenix(点梗)

*来自小伙伴@莫问雨声的点梗,杀手X目标
**夹带私货,私设有(万事屋SX杀手J)
***不甜,但也不虐


十几分钟前接到好友生田的电话要自己去酒吧时,樱井翔还以为对方遇上了什么麻烦需要自己去解决,所以当他火急火燎冒着夏日的暴雨去到The Phoenix时,他彻底愣住了。那个背对着自己的人,即便过了二十年,樱井翔也不会认错,那是他最最亲爱的松本润。

三人说起来也算是青梅竹马。樱井翔第一次这么说的时候生田笑得一脸促狭:“翔さん你不要老是把松润当作女生啊!”然而这样的对话往往在三人的笑闹声中不了了之。

十七岁那年樱井翔向松本润告白,正是夏日,空气里梅子的清香酸涩中带着一丝甜味,就好像樱井翔藏起来的心。对方先是一脸好笑地看着自己,却因为自己认真的表情和眼神,脸上染上了如同微醺的淡红。

“翔さん又把我当作女生来练习告白了吗?”看似玩笑的话语里藏着松本润隐隐的期待,却也掺杂着担忧的气味。

“从来没有。小润就像童年时代把玩的青梅,莹润有光,别致的温润,是我愿意捧在手心里一生的珍宝。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原本低沉好听的嗓音因为紧张微微发颤,樱井翔觉得自己的手心已经湿透。

宛如命中注定一样的,二人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亲吻,拥抱,就像一对普通的恋人一样。在樱井翔和松本润重逢之前,樱井翔一度以为那是他生命中最愉快的时光,然而就是这样的时光,最终结束在生田告知的,松本润不告而别的讯息里。

樱井翔曾那样疯狂地寻找他,但茫茫人海也不过徒劳而已。后来生田开了这间名叫The Phoenix的酒吧,樱井翔做起了万事屋,二人总在一块儿喝酒,生田替他招揽点生意,他也就帮着生田处理那些喝醉了闹事的人。

樱井翔自然是不会缺钱用的,干这一行无非是在想有一天或许会接到和松本润有关的委托。做着万事屋的樱井翔总穿一身黑色的和服,衣摆处的樱花随着步伐摇摇欲坠,美艳至极却衬得他更加英朗。

然而他自己和生田都知道,这么多年压抑着自己的情感,自己的内心已经养了一头狂暴的兽,虽然沉睡,但总有一天会醒来。

松本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了过来,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看着樱井翔。而樱井翔紧紧盯着松本润目光如炬,却刻意装出一副冷淡的模样,他怕自己突然就失态嚎啕。

“终于舍得回来了吗?”

松本润却没有回答他,只是软软地笑着,一瞬让樱井翔以为时光倒流。

重逢的夜樱井翔把这二十年堆积的情感都宣泄了出来。用力顶入的时候他紧紧钳住松本润脆弱的手腕,直到在那像陶瓷的手腕上留下一圈乌青的痕迹。樱井翔体内狂暴的兽此刻被彻底激活,露出了凶狠的獠牙。

松本润知道樱井翔只是害怕再失去自己一次,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轻轻抱住樱井翔,任凭那个人在自己身上留下狰狞的伤痕。

这之后松本润再没见过那个狂暴的樱井翔,日子也就这么不咸不淡地过着。只不过两个人都刻意忽略了松本润归家时西装外套上的淡淡血腥气和生田愈发悲伤的目光。

又是一个暴雨的仲夏夜,松本润坐在The Phoenix里等待樱井翔结束委托。生田看着盯着酒杯发呆的松本润,终于没忍住开口问:
“你还不动手吗?虽然说……”话未说完就被松本润打断。

“toma,你知道为什么是我吗。”松本润有些长长的头发挡住了眼睛。

“因为我不会杀了他,也不会让别人杀了他。”

在松本润离开的二十年里,他成为了一个杀手,职业的那种。这次回来就是因为雇主说这是最后一单,做完就给他自由。只说是处理掉那个总是多管闲事的万事屋,松本润却在拿到对方资料时差点崩溃。

这一次,他要杀掉的人是樱井翔,那个他最爱的樱井翔。

其实松本润早在失踪的第二年就和生田取得了联系,而The Phoenix其实一直在作为松本润的据点使用。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樱井翔推开家门的时候脸黑得很彻底。松本润又一次人间蒸发,在他的眼前消失的干干净净。

气极的樱井翔走进了The Phoenix,他需要酒精来阻止自己体内的狂兽苏醒。然而生田却告诉了他许多他从未听过也从未发现的事。

比如松本润成了一个杀手,本来是要杀了他的。
比如松本润西装外套上的血腥气是他替自己挡下的子弹或是太刀。
比如松本润爱他,爱到可以为了自己去死。

樱井翔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走出The Phoenix的,他脑子里炸开的只有生田的一句话。

“你有没有想过,一个杀手,要怎么才能保护自己的目标?”

大概只有那个杀手死。樱井翔这么想着。

“喂!翔さん!等一下!”生田从背后追上来,“忘了这个,松润叫我给你的。”

黑色的信封背后有烫金的一句话。
“So we can take the world back,from the heart-attacked.One maniac at a time we will take it back.”

拆开信封,是一张去往冰岛的船票。

THE END



好了又到了我废话的时间。
有心无梗所以这篇文读起来有点奇怪,撸不出好文但今天也在厚着脸皮继续写。
另外有没有太太愿意教我写对话(大
哭)?
接下来来讲下私设。
其实船票是个托,不造有没有人看懂了。
为什么朵弟的酒吧叫The Phoenix呢?对就是叫凤凰,在这篇文里翔さん和小润都是凤凰,终于是浴火重生,以爱为名。
还有就是最后那段话,出自Fall out boy的歌,对同名,《The Phoenix》,大概有人不想自己翻译,那我在这里人工一下好了。
“我们可以把世界从心碎中拯救,近乎疯狂地拯救它。”
然后厚着脸皮求小心心求评论求小蓝手,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告诉我原因我才好改正啊~
最后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55)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