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二五】ただいま(舞驾/点梗)

*来自小伙伴  @鸣佐一生推 的点梗

**我已经不会写大众认可的甜文了 

 

站在舞驾家的大门口时,五郎几乎拒绝走进家门。在这样一个日子里,一郎出海钓鱼,三郎去修学旅行,四郎约了同学一起打游戏。偌大的舞驾家,今夜只剩下二郎和自己了。

 

“为什么不进去?”二郎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五郎微不可见地抖了抖。本以为二郎已经在家了五郎才在家门口杵着的,谁知道在门口遇上了,五郎反而更尴尬。随便丢下一句“没什么”,便快步走进屋子,用力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二郎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后无奈的走进屋子。他也不知道这个弟弟是怎么了,半个月之前就开始莫名疏远自己。二郎曾一度想过是不是在升学的事情上对五郎太过严厉,导致对方有了逆反情绪。然而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三郎身上,五郎却从来没有疏远过三郎。看样子是自己的问题了,二郎不免苦笑一声。

 

此时的五郎正一连颓然地坐在地上,安静的房间反而让五郎的心跳声更加清晰,心跳的速度快到,大概下一秒心脏就要爆炸。

 

半个月之前那个混乱的梦又一次浮上五郎的脑海。梦里二郎温热的呼吸扑面而来,低沉嘶哑的笑声和热烈的喘息声刮着耳廓,还有灼热的拥抱。只是回想五郎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像被点燃了一样,全身的血液都向着同一个地方涌去。当他颤抖着双手准备解决问题的时候,房门口传来了二郎的声音:“五郎,出来吃晚饭了哦。”吓得五郎手一抖:“马!马上!”

 

吃饭的时候二郎不住地看向五郎,心想这个孩子还真是长大了,原本白白软软的包子如今抽条长开,英气逼人。至于自己内心略微罪恶的想法,还是让它烂在心底吧……不过二郎未免觉得可惜,毕竟他的五郎现在已经拒绝和他有任何的身体接触,甚至哪怕只是眼神的接触,也会让五郎快速的转头挪开视线。

 

吃完饭之后,五郎以飞快的速度收拾好碗筷,正准备再一次躲进房间里的时候,被堵在厨房门口的二郎拦住了。

 

“这段时间你总是在躲我。”这是一个肯定句。二郎说这句话的时候,刻意的压抑住了许多的情感,比如因为升学的事情给了五郎太多压力而感到愧疚,比如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无条件地宠着五郎而感到不忍心,再比如,那一份本来就应该藏起来的禁断的爱。然而纵使二郎的内心活动已经汹涌到快要掀起一场海啸,在五郎听来,也只是来自哥哥的责问,亦或者是质问罢了。

 

对此五郎找不到任何的话语来回答自己的哥哥。若是回答的话,藏在心底的小小爱恋大概就会像艳阳下的白雪一样,融化,最后浸没整个心脏。五郎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已经到了要用力去握住才能平静的地步。

 

二郎皱了皱眉,想要伸手去牵住五郎的手,却被对方巧妙的避开了。他最疼爱的弟弟如今眼中水波暗涌,整个人像是被笼罩在巨大的悲伤里。二郎突然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说点什么的话,大概永远都没有机会了。

 

“五郎,你看着哥哥。”二郎轻轻扳正了五郎的脸,让五郎看着自己的眼睛。

 

“你喜欢哥哥的对不对。不仅仅是兄弟间的喜欢。”

 

五郎的瞳孔一下子放大,蝴蝶翅膀一样的睫毛轻轻颤动着,眼泪终于是没有忍住,顺着脸颊滑了下来。二郎轻轻张开双臂,任由自己的弟弟扑进怀里,末了紧紧抱住自己的五郎。

 

“欢迎回到我的心里。”

 

THE END

 

 

 

 

这里我要说点废话。

 

原本跟亲友一起开脑洞的时候,我是打算把这个点梗写成一口大毒的,她看了我写的文案之后问我这样真的好嘛?不会收到刀片吗?所以我想了想还是骑上了我的破单车。

 

然而那口毒我还是要放的,什么时候放呢?等我想想吧。

 

然后就是昨天说好的半夜更来着,然而这个不负责任的人写着写着睡着了………………

 

这篇文里面有一辆破单车,会不会开后续车呢?等我想想吧。

 

然而看了我的文你们就会发现,我不会写对话,真的不会。

 

废话那么多,谢谢你们一直看到最后,下一篇大概还是点梗。


评论(13)
热度(56)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