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生如夏花(翔润/一句话竹马)

*一发完结

**现实向

***并不是所说的新脑洞

 

 

“我相信自己

生来如同璀璨的夏日之花

不凋不败

妖冶如火

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

乐此不疲”                                                         ——泰戈尔《生如夏花》

 

       节目收录后的乐屋里,樱井翔随手翻着桌上的杂志,眼神却不住往某个手拿剧本的人那里飘。为了上剧剪的新发型让松本润看起来像回到小时候一样,不禁让樱井翔想起了leader以前在con上说过的:“松润剪了短头发以后,把刘海放下来特别可爱。”嗯,真的特别可爱,特别想让人伸手揉乱。←来自某只痴汉一样的仓鼠的内心。就在这样的胡思乱想里,连樱井翔自己都没有发现,原本飘忽的眼神,已经直直地钉在了松本润身上。

 

       或许是樱井的眼神太过火热,原本沉迷于剧本中的松本润默默抬头,寻找视线的来源。就在眼神对上的那一刹那,樱井翔猛地一回头,看向了坐在远处刚刚放下游戏手柄的nino,整张脸上写满了:“快和我说话!说什么都好!快说点什么!”却换来了nino的一脸嫌弃。不别扭会死吗?←来自虹版主的内心。

 

       看到樱井翔回头,松本润懵了一下,又低下头去看剧本了。

 

     “小和小和今天我们一起去吃炸鸡好不好?”←这是一个完全没有意识到刚才气氛的天然。二宫转头看了看眼里亮晶晶像只大兔子一样的相叶,耳根一热,又看了看已经整装待发准备去钓鱼的leader,还有某个依旧盯着自己,脸上写满了:“你快去快去快去!让我和まちゃん单独待一会儿!”的樱井翔。好吧我就妥协一下。←来自虹版主的内心part2。

 

     “好啊。J你要不要一起?”nino小恶魔上线。听到这句话樱井翔差点就要怀疑人生,并且开始考虑要不要现在就去把nino的游戏手柄给砸了。如同看见了樱井翔黑了的脸,nino笑得相当欢快。

 

       听到自己被点名的松本润从剧本里抬起头,略带歉意地说:“今晚可能不行了呢,对不起哦nino。”

 

       后来nino一边叫着バカ一边推着相叶走出乐屋,leader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去和鱼约会了,于是现在乐屋里只剩下了樱井翔和松本润。

 

       松本润依旧低着头在看剧本,但一旁的樱井翔已经完全进入了人后模式。不再心不在焉地翻杂志,转而率直地开始盯着松本润看。刚开始的时候松本润还可以认真地看剧本,后来由于樱井翔的视线实在是让人无法忽视,只好无奈地放下剧本。

 

       “しょくん还不回去吗?”松本润一边收拾东西一边问。如果你再看下去我就要跑了。←来自某个傲娇的内心。

 

      “まちゃん要一起去吃荞麦面吗?”←不知道为什么心情突然变得很好的吃货翔。

 

       这下子轮到松本·清醒的时候接不住直球·润呆住了。几乎是僵硬地转过去看着眼睛发光的樱井翔。松本润以为自己是看剧本看得太久了出现了幻觉,于是准备伸手揉下眼睛。樱井翔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当心隐形眼镜!”这下算是确定了,不是幻觉。但是对于自己的手腕正被对方牢牢抓住这件事,松本润的脸还是开始变红,最后原本雪白的皮肤变得通红。

 

       看到这一幕的樱井翔觉得这对于自己来说简直就是super chance啊,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地扣住对方的手指,抓着松本润的手轻轻亲了一下他的手背:“都说まちゃん长大了就变了,不坦率是真的,接不住直球也是真的,但是特别容易害羞这一点,和小时候简直是一模一样。”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樱井翔的嘴唇几乎贴在了松本润的耳朵上。这下某个傲娇是真炸了。松本润用力甩开了樱井翔的手,抓起自己的包就打算跑。

 

       啊,一不小心调戏过头了。←来自某只痴汉一样的仓鼠的内心part2。

 

       踢球的优势在这个时候就得到了充分的发挥,樱井翔在松本润马上就要抓住门把手的时候成功地拦住了他。就算已经确定了关系,樱井翔依旧因为松本润的不坦率而苦恼。啊,好怀念当年那个坦率的まちゃん啊……←来自某只痴汉一样的仓鼠的内心part3。

 

       正想着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来安抚一下炸毛的恋人时,炸毛的傲娇却自己开了口:“荞麦面,还吃吗?”于是某个吃货立马喜笑颜开:“吃啊吃啊!”结果换来了对方嫌弃的眼神。嘛,就算被嫌弃了也还是好开心,有荞麦面吃啊!←心情再一次变得很好的吃货翔。

 

       说实话松本润的内心还是有点小别扭的。樱井翔到底是因为自己要陪他吃荞麦面开心,还是因为要去吃荞麦面才那么开心啊???但毕竟是傲娇别扭了二十多年的人,他才不会主动去问呢。

 

       “啊~好久没有和まちゃん单独去吃过饭了呢~有点开心啊~”樱井翔自顾自地开口,完全没有意识到身旁的傲娇的脸又红了。虽然心里别扭得要死,松本润还是伸手牵住了樱井翔。反正已经出了公司。←来自某个傲娇的内心part2。

 

       樱井翔现实愣了一下,随后用力回握着松本润的手。

 

       正是夏日的好时节,夜晚的天空空旷而明朗。天空中没有浮云,也没有月亮,却有一大片灿烂的星空。就是这样的时候,松本润想起了泰戈尔的《生如夏花》:不凋不败,承受心跳的负荷和呼吸的累赘,乐此不疲。侧过脸去看樱井翔,发现对方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虽然觉得耳朵都红了,但他一定也这么觉得吧。←来自某个傲娇的内心part3。

 

THE END

 

写着写着发现文不对题啊,又舍不得这个题目,只好在最后强行点题了。

 

蹬了这么久的单车头一次没有蹬翻好开心啊,不过开车的可能性就很低了,以后也是。而且紫阳花的脑洞彻底卡死了……我果然不适合写长篇啊。

 

不打竹马的TAG是因为就一句话我实在是不好意思。

 

从去年开始又默默甜回来的本单位我简直感天动地。

 

虽然文不对题,但是我还是想要通过《生如夏花》里关于心跳和呼吸的那一句来表达:也许真正的爱不必轰轰烈烈,能让人清晰地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就应该是最深刻的爱了。

 

其实作为一个CPF,我从心底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是也好,就当用他们的名字,做一场不想醒来的梦好了。

 

谢谢每一个愿意读到最后的你。

评论(4)
热度(45)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