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站密码看这里!!
xgg想要像什么一样保护sbr【英文小写6位】
+
this is mj朵兄朵弟日期【年月日6位】
+
向阳处的她上映日期【年月日6位】

第一个可能会有点卡,实在猜不出来再来私信我吧
 

【翔润】 苏言 Chapter 2(现实向)

*非传统意义上现实向,魔幻现实主义成分有

**OOC有

***标题是“复苏的言语”的意思

****交往前提

*****1走这里

 

那只猫像是笑了一下:

 

“你想得倒是挺通透的。与其面对未知的未来,改变已知的过去自然是好的。”

 

“我只是想了一了以前的心愿。”松本润没有反驳它的话。

 

“那你可想好了,既然是改变过去,过去就不是过去了。”

 

松本润彼时没有明白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点了点头。也好,既然上天愿意给这个机会,为什么不抓紧了好好珍惜呢。

 

晚风钻进窗户吹得窗帘呼啦作响。

 

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松本润没办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镜子里的自己看起来熟悉得不得了,也陌生得不得了。脸上还没那么多岁月的印子,眼睛里也还闪烁着那种桀骜不羁的光。而桌上的台历日期停留在十年之前。

 

这就是所谓的改变过去吗?否定之前活过的十年,管他是光鲜还是酸涩,然后告诉我那些相爱真相是假。

 

松本润突然笑了。

 

他想人活的时间长了,就真的什么事情都能遇见了。或许这就像之间做过的所有噩梦一样,最后自己满身冷汗地醒过来,接着延续之前的人生。

 

然后他的思路就被手机line的提示音给打断了。Staff通知他因为行程调整的原因,原本是休息日的今天不得不安排工作,并且向他表示了抱歉。

 

松本润想换做是十年前的自己可能心里会很焦躁,感谢今天有工作,却也烦闷盼望已久的休息日就此化作泡影。

 

十年之后的自己此刻只是表示自己知道了,并向同样平添工作的staff表示了歉意。

 

但他深刻地明白一点,就是之前那个凌冽的松本润不可能一夜之间变得成熟,回想之前的自己究竟做了什么,才发觉那个时候的自己幼稚得好笑,但却也有一股子冲劲。那是唯独属于少年人的勇猛,做什么都只想着今天,管他是明天后天还是未来,那些还太遥远,他还不需要考虑。

 

但或许就是这样的一股子冲劲,反而把松本润最尖锐的一面暴露了出来,暴露给了他爱和爱他的人,才有了那之后悲剧一样的结局。

 

他会想樱井翔也是这样的人,外表看上去尖锐又刚强,但在这个外壳里却包藏着一颗柔软的心。

 

人常说有了爱的人就同时拥有了盔甲和软肋。樱井翔和松本润彼此坚硬的外壳就是他们互相为对方造就的盔甲,盔甲里包藏的那颗炽热跳动的心就是彼此的软肋。

 

之前盔甲上的尖刺一次次刺穿软肋然后彼此伤痕累累,就是太过尖锐的错。

 

所以这一次换我小心翼翼好了。松本润想。

 

但是这个想法在松本润见到樱井翔的时候完全被打破了。

 

松本润突然就红了眼眶。昨天那句“我们分手吧”一直在脑子里叫嚣,吵得他头晕。

 

然后他把樱井翔拽紧乐屋的死角,用力地吻上面前这个少年。

 

看似充满进攻性的一个吻却像云彩一样轻轻地落下来。

 

樱井翔一开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从眼前的光景中醒悟过来是,他伸手拽住了松本润的领子,把主动权转到了自己的手上。

 

氧气在两个人如同斗气的亲吻中迅速消耗。松本润在恍惚中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事。小的时候年轻气盛,亲吻更近乎是撕咬,两个人毫不相让,虎牙划破嘴角勾出了细小的血丝仿佛才是我爱你,爱到深入骨血。伸出舌尖舔舐掉血珠,然后两个少年在炎热的午后于年少的情事里狂欢,扑面而来灼热的呼吸是那样的生机勃勃。

 

一吻终了,樱井翔笑道:

 

“不生气了?”

 

松本润早就记不得当时两个人为了怎样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然后冷战,可能是他又在樱井翔睡眠不足的深夜打出了一通电话,或者是樱井翔又偷吃了自己的蒙布朗。

 

“不生气了。”松本润心想,当年那些看似无理取闹的争吵说来也好笑,不过就是想着,樱井翔那么爱自己,总会疼自己一辈子,爱自己一辈子。谁也不谈,不想以后会怎样。

 

“不生气就好。”

 

然后就是录制和工作。

 

比起和樱井翔有关的逐渐模糊暗淡了的记忆,松本润对于工作的记忆却异常的清晰,仿佛熟练背诵过的台本,现在只需要他发挥最好的状态演好这一出戏。

 

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松本润这么想着。

 

TBC

是我。

月考考得也不能说是奇差,一般般吧。但是阻挡不了我写文的热情。

关于几点:

松本润究竟有没有会不会在一间房子里住十年,我不知道,可我觉得他那么怕孤单的一个人肯定也是怕搬家的吧。和自己已经熟悉的环境告别本身就是一种伤痛。

为什么要写一个穿越的文。其实是不是穿越我还没有认真地决定下来,现在还在走一步看一步的情况下。

更新一直很突然也很缓慢,主要这学期作业挺多做起来也挺难,再加上我个人的一些问题,我现在开始对所谓“爱”这种情感产生了困惑,没有办法再像以前一样那么清晰又直观地表达出我想表达的情感了。

但是我会努力的。

谢谢每一个看到这里的你。

晚安。

查看全文

今天小窗好甜啊
可是我卡文_(:з」∠)_

查看全文

【翔润】 苏言 Chapter 1(现实向)

*非传统意义上现实向,魔幻现实主义成分有
**OOC有
***标题是“复苏的言语”的意思
****交往前提
*****手机更,格式之后改


松本润在自家公寓的地下车库里捡到了一只黑猫。

小家伙深蓝色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被松本润抱在怀里却一点怕的样子也没有,反而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胸口。

松本润对这个动作十分地受用,他轻轻地骚弄着小猫的后颈,小声地问道:

“你要不要和我回家?”

猫咪没有叫出声,只是又蹭了蹭他。

几天后樱井翔在松本润的公寓里看见这一团黑色的小毛球,只有一瞬的惊讶,复而平静地随口一问:

“什么时候开始养猫了?终于遇到了不会咬你挠你的小动物了?”

“就前几天的事。我遇到它的时候怪粘我的,它又长的那么可爱,心一软就给带回家来了。”

松本润笑笑,把小家伙抱到膝盖上,一边给它顺毛一边回答樱井翔的问题。

才把小猫捡回来的第一天松本润就给它备齐了所有的生活必需品,俨然要将它宠上天的架势。小猫也给足了松本润面子,表现得体贴又乖巧。

樱井翔就静静地看着松本润逗猫。一人一猫的嬉闹让干净又整洁的屋子一下子就被生活的气息给填满,刚好太阳一点一点地落下去,给阳台上的一人一猫描上了好看的金边。

松本润太过沉迷于面前的小猫,也就没注意到一直望着自己的樱井翔眼神里散发出来的哀伤和隐忍。

“真好。”樱井翔突然出声。

“什么?”

“有它陪着你,你以后也就不会那么寂寞了。”

松本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樱井翔的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樱井翔的下一句话就一下子让他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来。

“我们分手吧。”

明明每一个字的意思他都清楚,但为什么组合在一起,就让他觉得没有办法理解。

“翔くん,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我没和你开玩笑。”樱井翔脸上仅有的微笑此刻也全都消失不见了,反倒是眉头紧蹙,压得松本润突然喘不过气来。

“我们不可能永远这个样子的。”

松本润一下子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他想要用来反驳樱井翔的话一下子堵在嗓子里,很快就像被打碎的玻璃一样,划伤了四肢百骸。

他很想用力地拽住樱井翔的领子,问他为什么,问他凭什么,问他难道过去的二十年就凭这一句话就变成一滩泥沙,只是他花言巧语逢场作戏,还想问他过去的日子里他爱的少年难道不过就是一个假象,爱他的少年也不过是镜花水月。

松本润保持着自己最后的理智,用力的深呼吸,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好。”

然后他就保持着自己说出那个“好”字的时候,一脸薄凉的微笑,送樱井翔出门,和他说再见,又把门给关上。

三月底的东京,满城的樱花绚烂的不像样子。花瓣随着河川的流动,摇曳的水波搅荡着月光也轻轻颤动,缓慢地构成一幅画。

松本润站在阳台上看着不远处的红色尾灯构成的车流,渐渐地出了神。他想起了很多年以前和樱井翔一起站在公路桥上,看着桥下的车流,两个人笑着谈天谈地,说他们的过去,想他们的未来,两个人分着喝掉了一罐热气腾腾的小豆汤。

看得太出神,手机的呼吸灯在黑暗中闪了好久才被松本润发现。

“不问为什么吗?”

“不问。”

“那么明天见。”

“明天见。”

班还是要上的,日子还是要过的,我的一辈子总不能只剩下你一个樱井翔。松本润咬咬牙,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不都是你一手促成的吗?”

睡梦中突然听到谁在讲话,松本润努力地想睁开眼睛,恍惚中看到蓝眼睛的黑猫站在自己的面前。

“看在你收留了我的份上,我帮你一次好了。”

“如果有一个机会,你选择改变过去,还是看见未来。”

突然过去的记忆就像潮水一样涌上来,松本润攥紧了拳头:

“我选,”仿佛已经被走马灯给包围。

“我选改变过去。”

TBC

是我。
好久不见。
消失的这段时间里有去看看不一样的东西,也就想试一试写不一样的东西。和过去的自己完全不同的那种。
希望你们能喜欢。
谢谢看到这里的每一个你。

查看全文

怎么回事啊?????

新入了两卷胶带来
贴手帐
尝试了两种贴法
再一次证明自己毫无艺术细胞

慢慢地重新开始写文了
三次元乱七八糟的事情
觉得自己可能还要去看下心理医生
_(:з」∠)_
今天就废话这么多吧

都要考四级了
还在脑子里构思乱七八糟的东西
#紧张地玩耍#
#是脑子自己在想#

其实我是很想养成
发微博
遇到好玩的事情就发微博
遇到可爱的脑洞就发微博
的习惯的
然后大家就都会来和我玩

【翔润】Welcome To My Dream(下)(AU)

前篇指路:(上)


松本润实在是不知道,去看樱井翔踢球算是什么样子的报答。

 

但他还是去了。

 

在球场上奔跑的樱井翔少年感十足,金发和汗水在夕阳之下格外的耀眼,丝毫不见之前那个夜晚的痞气和散漫。

 

彼时两个人已经到了认识的第三年,松本润也看樱井翔踢了快三年的球。

 

松本润剪掉了过长的刘海,取下了框架眼镜,看上去精神又透露出一种淡淡的冷漠和疏离。

 

他曾经问过樱井翔:“你不是不良吗?怎么还踢球那么好?”

 

“两者没有关系的吧?”

 

又是那种,松本润没有办法形容的笑,他暗暗攥紧了拳头。

 

这个人很奇怪。这是松本润给樱井翔下的定义。明明成绩一点都不差还死皮赖脸地让自己给他补习,被识破之后又拉着他来看足球。每一个行为都意味不明,但松本润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厌恶,甚至在樱井翔进球之余转过头来冲自己笑的时候,心脏会猛地跳一下。

 

原本看完樱井翔踢球之后两个人会一起回家,松本润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给樱井翔买一瓶运动饮料。惯例却在三月的某一天被打破了。

 

松本润拿着刚买好的运动饮料去找换好衣服的樱井翔,却意外的在教学楼的后面看到了学妹向樱井翔表白。

 

仿佛被背叛了一样,松本润拧开了准备给樱井翔的运动饮料,一口气喝掉了大半瓶。

 

柠檬味,很酸。

 

很难说喜欢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它出现之后,人总是不能在第一时间识别出来,往往过了很久很久,仿佛夏日燃烧的线香花火,燃到最后还要爆发出最猛烈的一次光芒。

 

这是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樱井翔的松本润信笔涂鸦在练习册背面的一句话。看起来辛酸又矫情,可他就是这么觉得的。

 

松本润再也没有去看过樱井翔踢球,取而代之的是每天固定的写一封信放进樱井翔的鞋柜。避开一切认识的人把信丢进那个小口的时候,松本润总是会深深吐一口气,然后攥紧拳头再悄悄跑掉。

 

在这个一切交流都被信息化的时代,递情书看起来是一种愚蠢又老套的行为,松本润也不承认自己写的是情书。

 

他总是在信上写自己遇到樱井翔之后在想什么,心情好的时候甚至会在心里面夹荞麦面屋的优惠券。

 

这不是情书,只是想告诉他他樱井翔的人生里还有自己松本润这样一号人。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自己能成为最重要的那个人。

 

信件的投递坚持了一个月。樱井翔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松本润突然就松了一口气。什么嘛,原来只是自己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原来遇见樱井翔被告白的那天,飘忽不定投向自己的目光不过是错觉。

 

窗外的阳光就像松本润第一次去看樱井翔踢球时那样好。然后他就听见了一个很久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喂,松本润在吗?”

 

同学们看到不良的惊恐目光也好,投向自己疑问的目光也好,统统被松本润丢到了身后。他又看到了樱井翔闪着金光的头发。

 

“有事?”

 

樱井翔突然就抓起松本润的手开始跑。一直跑到了天台。

 

“喂,走廊里……”松本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樱井翔噤声的手势给打断了。

 

“救了你其实是蓄谋已久的,因为你看上去太好欺负,我都想欺负你。”

 

“要你补习就是骗你的,不然我还怎么和你说上话。”

 

“请你看我踢球,只是想单纯的炫耀自己。”

 

“你的每一封信我都有好好看,优惠券也有好好地用掉。”

 

“喜欢我就说啊,干嘛那么麻烦?”

 

松本润一下子就说不出话,只感觉阳光一下子就聚拢到了樱井翔的身后。

 

“那么你的,回应是?”松本润又攥紧了手。

 

“就像梦一样。”樱井翔又笑了。

 

“欢迎来到我的梦境。”

 

THE END

 

后记:

终于写完了。再一次的,好久不见。

 

谢谢还有小天使记得我,谢谢谢谢。

 

这个梗来自我的一个同学。“每天都在很认真地和你发消息(写信),一直以为你没有看过,突然有一天你告诉我全部已读。”

 

真的很久没写了,手生,感觉情节交代也好对话也好写的统统没有以前好了。故事也讲得不清不楚的。

 

应该会有番外,好好把这个小故事讲完。

 

然后慢慢的把以前的坑一个个的填起来。

 

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们,谢谢。

查看全文

【翔润】Welcome To My Dream(上)(AU)

*好久不见,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

**学院,丢弃我一直以来写的学生会长X小萌新,这回我要写不良X学霸

***重度手生,重度OOC,不排版了

 

当樱井翔叫着他的名字出现在班级门口的时候,松本润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手足无措。

 

班上的同学小声地议论,还有人用担忧的眼光望向他,可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有办法反驳他们自己没有招惹这个著名的不良,也没办法向他们解释自己为什么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的眼里只有樱井翔手里一叠整整齐齐叠好的纸片,和在恰好透过窗户照到樱井翔头上,和金发一起闪闪发光的阳光。

 

手在不知不觉当中攥紧,然后他深深地吐了一口气,走到了教室的外面。

 

第一次遇见樱井翔是在自习晚归的路上。彼时的松本润白白净净,带一副黑框眼睛,外表上就像写着“我是一个很好欺负的人”一样。

 

学校周边总是游走着一群不务正业的失足少年,总是用一种很锋利的,像玻璃碎片一样的眼神看着路过的每一个人。你本能地觉得他们不是坏人,不过是迷途,但你却无法忽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威胁和压迫。

 

看上去很好欺负,事实上也很好欺负的松本润还是在晚归的路上被这群失足少年给纠缠了。

 

“哟,这么晚了还能在街上遇到小哥就可以说是缘分了,不如散笔小财,就当是在我们这里买个平安符了。”

 

嬉笑的语气和玻璃渣似的眼神让松本润很不舒服,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这个细小的举动立马就引起了另一个小混混的不满。

 

面对着气势汹汹的进攻,松本润攥紧了拳头,深深吐出一口气,正准备抵抗,就有一个矫健的身影从一边的围墙上飞了下来。

 

这就是松本润和樱井翔的第一次见面。

 

说是飞了下来真的一点也不夸张,哪怕事情过去了很久,松本润依然这么觉得。

 

到底樱井翔是怎么单枪匹马扫平了那一群小混混,松本润早就记不清了,但那一头金发却像是烙印一样,松本润怎么都忘不掉。

 

“我叫……”

 

“我认识你,你是樱井翔。”松本润打断了他的自我介绍。

 

对面的少年丝毫不觉得尴尬,只是笑笑:“也是,你不认识可能才奇怪。”

“那你叫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你?”松本润的眼里只剩下了路灯下樱井翔金光闪闪的头发。

 

“我可是救了你诶!”樱井翔依旧没有被拒绝的尴尬。

 

“松本润。”他低下头,推了推镜框,想要忘记那抹刻进眼睛里的金色。“今天谢谢你,我要走了。”

 

“喂,你等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到墙头上坐着的樱井翔喊出声。“你教我念书吧,脑袋很好的家伙!”

 

谁是脑袋很好的家伙?松本润暗暗想。

 

然后他攥紧了拳头,“好。”

 

补习的时间定在每天下午放学之后的一个小时。松本润常常会盯着樱井翔玻璃珠似的眼睛出神。同样是不良,樱井翔的眼睛里没有那么猛烈的攻击性,反而像玻璃珠,通透,莹润。

 

接受补习的樱井翔却一点也没有自己是被补习者的自觉,总是在练习册上画一些松本润根本不愿意承认是画的画。被松本润发现了就搪塞过去,假装认真地写两题,然后又复归之前的胡闹。

 

松本润深深吐一口气,攥紧了拳头:“你再这样下去,我拒绝浪费自己的时间给你补习。”

 

樱井翔笑笑:“别呀,段考一定拿出成绩给松本老师看。”

 

段考成绩出的那一天,松本润觉得自己光靠攥拳已经没办法冷静了。数字一之后跟着的名字不再是他的,反而换成了樱井翔的。

 

这个事实很难让人接受,松本润直接无法接受。

 

当天的课后补习被中断,松本润觉得自己需要和樱井翔好好谈谈。

 

“多亏了松本老师的精心指导,成绩这不就出来了?”樱井翔的金发在夕阳之下依旧耀眼。

 

“你逗我玩儿?”

 

“我凭良心发誓,我没有。”樱井翔一脸正经。

 

没法相信,这个人没法相信。松本润这么告诉自己。

 

“算作是报答松本老师,以后来看我踢球吧?”


T.B.C

查看全文

好的又是我
我觉得自己可能是欧洲人


别的吧
这才21层啊
果然老天眷顾熬夜学习的人

突,突然400fo
这个
点一个梗吧做回馈
评论里看眼缘抽一个
只接sj

来我又开始咸鱼了

说是复健
我简直就是在刀男人梦100和梦幻祭和农药里打转
想不出来写什么
不敢开点梗了
我去年的都还没写完呢(ノ ○ Д ○)ノ

查看全文
© 御纳户 | Powered by LOFTER